背景:
阅读新闻

论鲁迅直译观的语学基础

[日期:2013-10-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高 宁 [字体: ]

论鲁迅直译观的语学基础

高 宁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上海 200241)

  [摘要] 从对比语言学视角看,汉日语序呈现出较高的相似性;从翻译实践的角度看,日语原文和汉语译文在语序上也表现出较强的趋同性。这种特点正是鲁迅得以倡导直译并身体力行的语学基础。可以说,鲁迅倡导直译有其合理性;但是,从学理层面看,也存在一些问题。

  [关键词] 鲁迅;直译研究;语序研究

  [中图分类号]I210。9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10-0075-07

  鲁迅一生,译著等身。不同时期,翻译观也不尽相同,但是,他人生后30年大力提倡并身体力行的无疑是直译。因此,90余年来始终是译坛的重要话题之一。但是,至今无人从语学角度去探究他的直译观①与汉日双语之间的潜在关系。笔者认为很有必要作一番探寻。

  在进入论题讨论之前,先交代几个相关问题。

  其一,是题中的“语学”。《现代汉语大词典》释义为“①研究言语、文字的性质及用法的学问。又称文法、文法学。②指对于外语的研究”。本文两义皆取。所谓文法、文法学在本文里主要指涉汉日双语,而不涉及与鲁迅关系密切的另一门外语———德语。这不仅因为笔者不通晓德语,更是因为“作为鲁迅第二外国语的德文,鲁迅曾在一些场合坦言,自己的程度不很高,也没有像他对日文那样的自信力”②。因此,所谓外语,本文也专指日语。鲁迅不仅翻译了相当数量的日文著作,而且通过日译本转译了凡尔纳、爱罗先珂、高尔基、果戈理等西方作家的大量作品。日语文本已成为他最主要的翻译来源。由此,本文将从汉日双语这一特定的语学角度,去探讨它们与鲁迅直译观之间的关联。

  其二,鲁迅的日语水平。鲁迅留学日本“前后有八年之久,中间两三年又在没有中国人的仙台,与日本学生在一起,他的语学能力在留学生中是很不差的”③。1981年,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鲁迅日文作品集》。编后记里说:“鲁迅的日文作品,大部分是在三十年代中期应日本朋友和报刊编辑的要求而写的,或发表于日本《改造》月刊、《朝日新闻》和《文艺》上;或刊于有关的单行本上。”④由此可见,鲁迅的日文已经达到与日本人同台唱戏的水平。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直译观与汉日双语之间的任何关系都不可能建立在他日语水平低下这一假想基础上。换言之,笔者是从对比语言学角度去探寻鲁迅的直译观与常态汉日双语之间的关系。

  其三,所谓语学角度,至少有三个层面。即词语层面、语法层面和修辞层面。词汇层面的探讨虽然与鲁迅的直译观有一定的关联,但主要表现形式为照搬日文里的汉字,比较直观,但格局不大。另一方面,从词语,特别是从日语借词角度研究晚清和民国初期文化交流和翻译的论著不在少数⑤,虽然大多数研究不是直接针对鲁迅的,但是在学理上基本可以涵盖鲁译的日语借词问题,本文不再重复,必要时点到而已。至于修辞层面,双语的异同也主要通过前两个层面来表现,本文不单独讨论,而把精力集中在语法层面的研究。

  其四,所谓语法层面,当然可以细分。然而,笔者以为跟直译观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语序问题。这个语序是泛指汉日双语的常态语序,而不局限于鲁译与日语原文。这不仅是因为鲁译本身直译特点很强,难以有效地讨论汉语的语序问题,同时也更因为本文需要在方法论上从宏观层面抓住汉日双语各自的总体语序特征,以发现它们与鲁迅直译观之间的关系。换言之,本文必须先以常态的汉日双语为研究对象,然后才能回到鲁译之上,进而去讨论鲁迅直译观的语学基础。当然,最终的结论不仅指向鲁译,也必然地指涉整个日汉翻译。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