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政治哲学为什么重要?

[日期:2013-08-09]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张文喜 [字体: ]

政治哲学为什么重要?

张文喜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北京 100872)

  [摘要] 面对持续的现代性危机,当今中国的政治哲学的反应敷衍塞责。在现代政治哲学的败局的地方现在看来有其现实的根源。如果为古典西方政治哲学辩护,如果为政治哲学的历史尤其是未来提出富有洞察力的见解,那么必须清除关切什么是好的社会秩序上的思想障碍,人的经验理性只能实现相对价值,但理想决不能通过放弃自身来保卫自身。这乃是当今政治哲学努力的方向。

  [关键词] 政治哲学;古代;现代

  [中图分类号]B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8-0018-07

  当前是一个重要时刻,我们社会生存的所有领域正在进行着一种价值转化。如果价值哲学与政治确有联系,如果我们所寻求的当代哲学确有一个政治哲学转向,则我们不可不关注中国和现代政治哲学转向的关系。因为,今天,一方面理想的东西不再是不言而喻的,而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坚持理想又是不言而喻的。在这个时候,有必要谈论“什么是正确的?”这一问题。

  一、中国政治哲学:无法淡化危机意识

  中国政治哲学应该关注什么?此问题首先是价值冲突问题,无法藉理性认知解答。说中国政治哲学思想主要关注的是“政道”,这种观点不断地为人们所表达,很难说这是不正确的。因此,中国政治哲学通常认为,“道”为政教之本,“政道”与“治道”当统一于教化。但是,儒家的王道政治始终存在着困难。实际上“中国的现实政道,两千年来就只是‘以力假仁’的霸道。而这个政道,也正是现代以来流行世界的政道。从这点说,我们早已进入现代”①。

  如果不存在所有人皆幸福的“公正”秩序,那么在如今,中国从整体上说富裕起来了,就是否有理由期待公平正义与幸福会是富裕的必然结果呢?至少从西方来看,普遍的富裕并没有带来普遍的公平正义。反过来说,富裕并不能治愈那种深入骨髓的人性恶疾。因为富裕与美德和幸福之间不能划等号。至于说现代性发展背后的推手,即科学,西方人已经怀疑其是否像他们的祖父辈所设想的那么健全可靠。其原因就在于科学扩大了人的权柄,而这种权柄之大已无限超出了前人的想象。那么,在中国呢?中国是否像西方那样也不再确信自己前辈们(科学救国)的理想?抑或,中国人必须以坚定的信念来坚持这个理想?

  现在,如经济的发展同精神的发展之间的关联那样,人们开始将眼光投向中国,投向东亚,投向印度。这里,有一种有趣的历史观察方式:它将历史时期与人的一个确定类型相对应。比方说,春秋时代中国人———盛唐时代中国人———清末衰落时代中国人———今天中华民族复兴时代中国人。这种观点在历史研究中非常流行,但并不正确。因为,我们如何知道人类发展过程的某个阶段恰好便是顶峰?它在用既定的假设工作着。如果说人类的体质不可能是造成不同历史时代、不同的社会等等的原因,那么,历史的兴亡盛衰不是某个人种的类型,而是某个社会,某个并不是可以与社会相分离的国家政治秩序的更迭。

  西方有许多关于如何建立和治理普遍而正义的社会的想法,但中国不会照搬照抄。为什么?我只想强调以下事实:从政治角度看,各个国家之间是有边界的,它们都有现实利益的考虑,而只为了它们的利益行事。当一利益只有以其他利益为代价才能满足时,便存在利益冲突。或者说当两种价值彼此冲突而不能同时实现时,价值问题首先就是价值冲突问题。换言之,这叫做特殊主义。那么,这种特殊主义,或换一种说法,这种“爱国主义”果真比普遍主义或全球主义更好吗?或者,那种死硬的“爱国主义”者让你舒服吗?这种特殊主义固然为全球正义的鼓吹者所不取,却在现代世界成为通达政治事务的现实主义途径。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