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与“从后思索”

[日期:2013-07-05]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何中华 [字体: ]

“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与“从后思索”

何中华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山东济南 250100)

  [摘要] 作为“新唯物主义”“立脚点”的“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实际上是指人性化了的社会和“合乎人性的人”。“新唯物主义”之所以必须立足于它,说到底乃是由马克思所特有的“从后思索”的运思方式决定的。在马克思的思想建构中,这种运思方式有着诸多的体现。“从后思索”中所谓的“后”,既是实然意义上的,也是应然意义上的。马克思的这种运思方式固然是由哲学本身的反思性质决定的,是这种反思性质的要求和体现,但在根本上取决于人所特有的存在方式及其特点。人的历史本身是人以其实际地存在现实地生成着的过程,由此决定了只有通过已然的和将然的“结果”,才能以反思的方式重建并再现人的存在本身的生成史。对真正历史性的发现,注定了马克思对“从后思索”方法的选择,并由此决定了他的历史叙事不是直观的,而是内在地蕴含着一个反思的层面。

  [关键词] “新唯物主义”;“立脚点”;“从后思索”;反思;实然;应然

  [中图分类号]B0-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7-0005-06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10条中写道:“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① 在这里,马克思从“立脚点”的意义上比较了新旧唯物主义的本质差别,所以这段话可谓是理解实践唯物主义的一个要枢。恰当地解读这一论述,对于深刻领会和把握马克思哲学的意蕴,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意义。

  问题的关键在于,究竟怎么理解马克思所谓的“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才恰当?

  “人类社会”的原文是“diemenschlicheGesellshaft”,翻译成“人类社会”,似乎未能特别地标示出它的特定历史内涵,因为从汉语语境看,人自从脱离动物界开始,就进入了“人类社会”。而马克思在这里的意思,却不是一般地刻画这个意义上的“人类社会”,而是特指人性化了的社会。所以,朱光潜先生主张将它译作“人性的社会”①。另据纪玉祥先生考证,“在《手稿》(即《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引者注)中,menschlich有两种基本含义,其一表示领属关系,可译作‘人的’或‘属人的’,其二在特定意义上使用的,menschlich即指gesellschaftlich(社会的),在这种情况下则应译作‘人性的’或‘人道的’”②。现有的译法(即译作“人类社会”),实际上不过是在第一种意义上翻译的,而按照马克思的特定语境,“menschliche”其实是在第二种意义上使用的,所以将“diemenschlicheGesellshaft”译作“人性化的社会”似乎更为贴切和准确。

  而马克思所谓的“社会的人类”,其德文是“diegesellschaftlichMenschheit”。恩格斯在把《提纲》作为他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附录发表时,将它修改为“dievergesellschafteteMenschheit”。问题在于,恩格斯的修改同马克思的原有表述是否在语义上相当?纪玉祥先生认为两者存在着不容忽视的差异,并指出:“恩格斯把原稿中的‘社会的人类’改为‘社会化了的人类’,表面看来似无区别,实际上其意义是不同的。vergesellschaftete是由动词vergesellschaften变化而来的,它有‘社会化’、‘国有化’、‘成为共同所有’等含义,显然是同生产资料公有制问题相联系的。”而“‘社会的人类’和‘社会化了的人类’是不同的,前者虽然同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有联系,但主要是同马克思的早期异化学说相联系,后者则同《共产党宣言》以后著作中的生产资料公有制问题相联系;前者强调的重点是消除异化,后者强调的重点是消灭私有制”。据此,他得出的结论是:“恩格斯的修改反映的是他同马克思自《宣言》以后的观点。”③也就是说,恩格斯的这个修改不过是依据马克思后来更成熟的思想作出的。其实,马克思在《提纲》之前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已经提出了“对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扬弃”④的基本观点。这里所谓“积极的扬弃”,是同马克思所批评的那种“粗陋的共产主义”试图“抽象否定”而非历史地否定“整个文化和文明的世界”相对而言的,因为这种抽象否定不过是在前私有财产水平上进行的,所以马克思说“私有财产的这种扬弃决不是真正的占有”⑤。这种“扬弃”只能是消极的扬弃,而不可能是通过历史本身的成熟而实现的对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扬弃”。正是在《手稿》中,马克思把“私有财产”同“异化”内在地联系起来,他指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这里的‘私有财产’,其德文词是‘Privateigentums’———引者注)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⑥所以,我们不能说马克思在《手稿》中谈论人的异化时,没有从本质的意义上涉及私有制及其超越问题。而晚于《提纲》的《共产党宣言》提出的“AufhebungdesPrivat-Eigenthums”(消灭私有制),亦可译作“扬弃私有财产”。显然,它同《手稿》说的“对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扬弃”是完全一致的,唯一的差别仅仅在于,《手稿》所谓的“扬弃”更多地还是一个相对抽象的命题,随着马克思研究的日益深入,它到了《宣言》那里已经获得了更为具体的内涵。所以,应该说,恩格斯的这个修改能够更清晰地传达出马克思的原意,即指理想的社会中的人。这可以在《资本论》第3卷描述马克思心目中理想社会即“自由王国”时所刻画的“人”的性质及其历史内涵那里得到某种佐证。马克思说:“社会化了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⑦所谓“社会化了的人”,其原文为“vergesellschafteteMensch”,这个措词恰恰同恩格斯的修改相一致。基于以上考察,有理由认为“社会的人类”就意味着“合乎人性的人”⑧。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