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公共精神”的高阶形态:走向“大共同体时代”的生态正义信仰

[日期:2013-07-0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袁祖社 董 辉 [字体: ]

“公共精神”的高阶形态:走向“大共同体时代”的生态正义信仰

袁祖社 董 辉

(陕西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院,陕西西安 710062)

  [摘要] 当今世界,生态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现实性的话题,而生态关怀所彰显的,则更是一种具有时代高度、且最能体现社会公共价值信念与追求的公共精神。现代文明的本质是拟生态的,生态理性基础上所形成的生态公共性精神与生态信念,理应成为现代人最为基本、最为重要的生存与生活之价值观选择。关于现代人和现代社会的“公共价值”和“公共精神”,学者们以往只是在人与人、人与共同体等关系维度上研究和辨析,这种意义上的公共精神缺少了基础性的前提、根基和依托。本文认为,完整意义上的、真实的公共精神信念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那就是在人与自然及其生态环境的关系质态方面。这是属人的公共精神和公共价值信念所以可能的最为深刻的根源和最为直接的逻辑基础。由此,生态正义理念基础上生态公共性观念的形成与确立,无疑是当今处于深度迷茫与危机之境遇中的人类精神之自我拯救的最有效之途。

  [关键词] 公共精神;大共同体;生态正义

  [中图分类号]B0-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7-0031-04

  人是一种理性的存在物,这是文明社会已成共识性的人学理念。一方面,理性存在物的一个突出的特质,在于其在专属于人的共同体的公共生活中,并通过公共生活逐渐学会与对象世界“共处一体的艺术”,学会“平等”、“关爱”、“价值共享”,学会“悲天悯人”、“休戚与共”、“共同发展”。人类个体和群体的“公共性”追求和信念,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得以生成的。但另一方面,就是这种理性的存在物,却常常做出各种“非理性”———本质上是“反公共性”的举动。最为显见的事实是,历史上和现实中,为了人群共同体一己的私利,其可以以技术的方式“暴殄天物”,粗暴地对待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与生态环境,全然不顾及这种行为所导致的可怕的恶果①。

  生态问题是当今人类所面临的诸多公共性生存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生态的优良与否,直接关系到人类之生存环境与生活质量、生活品质问题。对生态问题的关切程度,是衡量一个民族文化与实践主体之“公共精神”有无、大小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和尺度。公共性、公共价值、公共精神研究中一个严重被忽视了的维度,是“生态”。与现代生态文明相关的“生态伦理”、生态理性、生态道德等,理应是现代社会“公共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而且其重要性正在引起人们越来越广泛的关注。

  面对如此严峻的生存情境,现代人首先必须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与自然和生态的严重疏离所导致的现代人的“占有性人格”为什么是“反公共性”的?

  在生成论意义上,公共性之于人类社会和人类个体,均具有本体性意义。简言之,公共性是人类社会和个体的最本质的规定性。人类的进化与发展史表明,人并非一开始就具有公共精神和公共价值信念。现代意义上的公共精神和公共价值的现实形态,一定是人类告别原始洪荒时代(无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公共”与“私人”)以后,由“自然”状态进入到“社会”状态以后的产物。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