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社会学视阈中格鲁克歌剧改革的历史境遇和使命

[日期:2013-06-07]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魏凡俭 [字体: ]

社会学视阈中格鲁克歌剧改革的历史境遇和使命

魏凡俭

(山东师范大学,山东济南 250014)

  [摘要] 18世纪初的格鲁克歌剧改革在西方音乐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它上接蒙特威尔第“第二常规”中所倡导的歌词为主的原则,下启莫扎特古典歌剧中抒情与戏剧所达至的完美均衡境界。本文以社会学的视野,重构格鲁克歌剧改革时期的历史境况,进一步解析格鲁克歌剧改革的深层原因,阐述格鲁克歌剧改革的卓越成就及其强烈的社会影响。

  [关键词] 格鲁克;洛可可风格;“三大争论”;戏剧与诗歌;古典主义风格

  [中图分类号]J83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6-0072-04

  18世纪初的格鲁克歌剧改革在西方音乐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它上接蒙特威尔第“第二常规”中所倡导的歌词为主的原则,下启莫扎特古典歌剧中抒情与戏剧所达至的完美均衡境界。作为一位德国作曲家,格鲁克以其敏锐的直觉和德国人特有的深邃洞察力,在法国歌剧的理性庄重与意大利歌剧的感性优美之间找到了一条全新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他除去了繁冗浮华、过分讲究的花腔、芭蕾,增添了乐队的情绪烘托与合唱的力量表达……种种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使当时流于虚浮的歌剧舞台为之一震,法国社会一片哗然。尽管改革的进程举步维艰,但这位德国作曲家仍顽强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实践着他心目中音乐戏剧的理想,我们甚至在100年后瓦格纳的乐剧中依然能够看到这位歌剧改革前辈的理想之光。

  一、格鲁克歌剧改革的历史原因探究

  18世纪是西方文明发展的重要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等方面受启蒙运动的影响涌现出许多新因素导致了音乐观念的变化,进而影响到了音乐的存在方式。对格鲁克歌剧的研究不仅是对18世纪歌剧观念和形成的认识,同时也是了解西方音乐史两个断代之间传承和嬗变的锁钥。

  任何一种艺术的诞生,都是人文思潮演变的结果,歌剧艺术也不例外。18世纪初的法国艺术具有被称作“洛可可”的风格特点。洛可可原意是指石雕或贝雕工艺品,当时的法国无论是建筑、绘画还是音乐艺术,都呈现出一种小巧、纤细、优雅的装饰性特征,这种对于装饰性的迷恋最早源于法国宫廷。当17世纪路易十四的君主专制政权稳稳地在法国社会落地生根之后,那种均衡、雄伟、凌驾于人的皇权统治在经过了将近100年的成长繁荣,到了18世纪,那份征服的强势已经渐渐软化,取而代之的是柔美、机智和一片虚幻的田园风光。①人们无需再去建立某种秩序准则,只需遵守和执行这些准则,即可平安度过一生,所以任何的破坏与重建都显得多余。在闲暇的日子里,除去娱乐,似乎不需要费力费神地去创造什么,内在的创造激情也因此暂时地蛰伏下来,剩余的精力人们便毫不吝惜地将其投放在外部的修饰物上,从长篷裙、丝袜、假发套,到布歇画布上的轻浮女郎,直至对于阉人歌手的盲目崇拜,人们沉浸在这些优雅的洛可可风格之中,既不伤筋动骨,又无伤大雅,而且人人乐在其中,逍遥自在。但是,对于外部装饰性的无止境追求,所导致的不良后果就是人的内在情感与外在表达之间出现了断裂,如同植物的生长规律一样,内在的生命供应被阻断了,外部的枝繁叶茂也终究会成为枯枝败柳。洛可可艺术风格在法国音乐上的体现,被称为华丽风格。美国著名音乐学家保罗·亨利·朗在他的著作《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中这样形容法国音乐的华丽风格:“路易十四王朝鼎盛时期的形式主义,变成了感觉,这种感觉再次确立了自己复杂的规范,反映了我们称作华丽风格的那个矫揉造作、风格化了的世界。华丽风格的感觉所无法忍受的一样东西即是简朴;这种风格需要多样性与精致,装饰强行进入抒情悲剧那高尚的台词,将这一体裁引入更流畅的洛可可领域。”①而当时意大利正歌剧在法国的歌剧舞台上的浮夸表演,正好迎合了法国人对于洛可可艺术风格(或者称之为华丽风格)的追求。我们可以通过下面这段话,简单回顾一下当时意大利歌剧的演出情形:“歌唱的优美是当时唯一的艺术准则,戏剧的真实性丝毫不被当作一回事。‘女主角’登台时后面总是跟着她的年轻侍从,他总是片刻不离她的裙侧,即使在最悲伤的时刻也如此。当‘唱女高音的男歌手’一旦结束他的歌曲时,就留在台上吃他的桔子或喝西班牙酒。至于观众们,他们在玩牌,或在包厢中吃冰淇淋,他们完全不看台上的表演,只是当一些喜欢的曲子或红角上演时才看一下舞台。”②          由于生理特点、歌唱技术的局限以及社会的偏见,当时女性不能担任歌剧演员。于是,阉人歌手应运而生,他们通过阉割获得男性的强大的气息、女高音的华丽技巧而占据18世纪的歌剧舞台。阉人歌手的“特点”非常适合国王及没落贵族的口味,因此歌剧舞台成了他们卖弄歌喉、卖弄风骚的舞台,人们来到剧院就是想目睹自己偶像的风采,歌剧剧情成了噱头,一切表演围绕阉人明星的个人喜好而进行。舞台上的阉人歌手成了哗众取宠的能手。法国人陶醉在阉人歌手那无休止的长音炫技当中,目的不是为了欣赏艺术,而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和过剩的精力,由此可见当时法国浮华社会的外表下所弥漫出的腐朽味道以及王宫贵族们内心的空虚乏味。那么,如何唤起法国人的内在激情,如何拯救意大利正歌剧在法国舞台上的颓废景象?这些问题引起了当时一些有识之士的思考。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