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上帝之死”与“现实的个人”

[日期:2013-05-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刘森林 [字体: ]

“上帝之死”与“现实的个人”

刘森林

(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哲学系,广东广州 510275)

  [摘要] 青年黑格尔派宗教批判的逻辑结局就是“上帝”的死亡。施蒂纳的“唯一者”、费尔巴哈的“类”、马克思的“现实的个人”能被理解为“上帝之死”后的产物吗?本文认为,某种意义上都不能。因为作为“超感性世界”、“精神世界”意义上的“上帝”无法死亡,超越性内在于“人”之中,关键是如何把它“现实化”。

  [关键词] 上帝之死;现实的个人;马克思;施蒂纳

  [中图分类号]A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5-0005-07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现实的个人”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发点。现在我们知道,这个“现实的个人”是施蒂纳在《唯一者及其所有物》中批评费尔巴哈而提出的“唯一者”的直接对应物,或者就是“唯一者”刺激出来的。如果仅仅在马克思与费尔巴哈的关系中理解“现实的个人”,局限性是很大的。只有在更大的青年黑格尔派背景下,特别是把施蒂纳、赫斯甚至克尔凯郭尔和尼采等纳入进来,对它的理解才能明晰。

  一旦如此,一个呈现出的背景就是:青年黑格尔派对基督教的激进批判已经行走在上帝之死的路上。青年黑格尔派成员们竞相追逐彻底批判宗教神灵的最前沿,浑然不觉已经在诛杀上帝的大路上走进了虚无主义的国度。人是否需要上帝?人能否离开上帝?杀死上帝后人如何生存?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已经把虚无主义呼唤出来。在这种背景下,何种“现实”将成为“人”的面向?每个孤独的个人如何成为一种“现实的个人”?

  一、“人”能否彻底杀死“上帝”?

  按照基督教的传统,人与上帝密不可分。对人的诠释离不开上帝,反过来也一样。在青年黑格尔派的宗教批判竞赛中,费尔巴哈已经揭示了上帝的秘密就是人,就是人的理想化。如果把“人”与上帝完全对立起来,按照海德格尔所说的把“上帝”理解为“超感性世界”,那么,与“上帝”对立的“人”就只能属于“感性世界”,也就是人必然生活在毫无遮掩的虚无主义大地之上。我们知道,对此,费尔巴哈、马克思都坚决反对。他们没有沿着上帝之死的逻辑进路走到这样的地步。马克思笔下的“现实的个人”并不受虚无主义的困囿与胁迫。虚无主义王国没有覆盖甚至已经成为“现实的个人”的生活世界。

  在《基督教的本质》中,费尔巴哈曾经就把“无”归于跟“上帝”对立的“人”:“上帝是无限的存在者,而人是有限的存在者;上帝是完善的,而人是非完善的;上帝是永恒的,而人是暂时的;上帝是全能的,而人是无能的;上帝是神圣的,而人是罪恶的。上帝与人是两个极端:上帝是完全的积极者,是一切实在性之总和,而人是完全的消极者,是一切虚无性之总和。”①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