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施蒂纳的“唯一者”:哲学与历史的终结

[日期:2013-05-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林 钊 [字体: ]

施蒂纳的“唯一者”:哲学与历史的终结

林 钊

(中山大学社会科学教育学院,广东广州 510275)

  [摘要] 施蒂纳的唯一者概念常被误认为一个荒诞的哲学形象。出现这种误解,是因为忽视了施蒂纳的黑格尔主义的背景。通过解读他与黑格尔哲学的关联,我们将发现,唯一者展示了哲学和历史的终结,他是精神运动达到绝对知识阶段的化身,也是历史发展达到自由终点后的人类状况。作为哲学和历史的终结者,唯一者成为了“最后之人”。

  [关键词] 唯一者;精神现象学;历史的终结;最后之人

  [中图分类号]A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5-0011-05

  一、问题的提出

  施蒂纳和他的《唯一者及其所有物》,在思想史上经常处于十分尴尬的地位,它们承受着或毁或誉两种完全相反的态度。正统的学院派往往持否定的立场,他们将施蒂纳视做奇怪乃至荒谬的怪物。文德尔班可做其中的代表,他写《哲学史教程》之时正是施蒂纳的思想在19世纪40年代后再次得到重视之时,而文德尔班表示,施蒂纳那本“奇异的书”是否值得严肃对待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施蒂纳通过歪曲费希特关于‘普遍的自我’的学说以达到现在理论意义上又在实践意义上的‘利己主义’。……在这里挣扎着谋求从社会中解救自己的这个‘唯一者’(个人)并没有任何迹象表现出在这样的解救活动中可为他辩护的特殊的价值”。①另一方面,一些自由派的诗人作家和勇敢的无政府主义活动家们则为施蒂纳冲决罗网、蔑视权威的气概所倾倒,他们把施蒂纳视做勇士和英雄。为1907年《唯一者》的第一版英译本撰写导言的JamesWalker说:“不管往前50年还是往后50年,都不会有哪本书像此书这般革命。”②把施蒂纳的影响带入美国的文艺评论家JamesHuneker则说,“即使有一天让·保尔和理查德·瓦格纳都被人遗忘了,他的英名依然不朽”,因为他“展示了一位追寻绝对自我的开拓者的巨大勇气”。③

  在这截然不同的褒贬态度中,有一点却是相同的,即评论者都把施蒂纳笔下的“我”(Ego)看做现实中的个人,区别只在于批评者认为人们若按施蒂纳所描述的“利己主义”原则生活,会导致混乱不堪的无政府状态,拥护者则认为施蒂纳为革命者从事消灭国家的伟大事业树立了令人鼓舞的榜样。可问题是,如果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唯一者,那施蒂纳的利己主义将“极端”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认为连父亲对孩子的管教都是不正当的,或个人即使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而向他人妥协也是不被许可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唯一者等同于现实中的人,那么没有人能够在此境况中生存。当批评者把“荒谬”的指责加诸施蒂纳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反驳是:施蒂纳又怎么可能看不到?于是,一个首要问题呈现在我们面前,即在正确地评价唯一者之前,应当如何正确地理解唯一者?

  二、唯一者与哲学的终结

  造成理解困难的原因至少有两个:一是施蒂纳独特的写作风格,他的文风“直接、生动、简练、直率”,①虽不像学院派那样诘曲聱牙,却像尼采一样充斥隐喻警句,并不好把握。二是在施蒂纳的汪洋肆意的写作背后,时刻隐含着黑格尔哲学的影子,而施蒂纳作为黑格尔主义者的身份却一再遭到后世忽视。倒是与施蒂纳同时代的那些同为青年黑格尔派的亦敌亦友的批评者注意到了这一点,比如赫斯在《唯一者及其所有物》出版后很快就把施蒂纳称做“最后的哲学家”:“他们(指施蒂纳和鲍威尔)归根到底是这样一种东西———哲学家。”②马克思亦遵循同样的思路,他说:“德国的批判,直到它的最后的挣扎,都没有离开过哲学的基地。”③他们对施蒂纳共同的不满是他还太抽象还不够现实,而并非把他当做一个英明的或荒唐的“改变世界”的人。赫斯与马克思的批判是否切中要害暂且不论,重要的是他们给出了一个关键提示,就是必须在黑格尔哲学的背景下来理解施蒂纳。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