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评奥菲对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的诠释

[日期:2013-04-11]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谢 静 [字体: ]

评奥菲对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的诠释

谢 静

(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政治理论部,上海 201620)

  [摘要] 对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的诠释是奥菲福利国家危机理论的核心内容。奥菲以马克思的国家理论、政治经济学为基本理论出发点,不仅解析了福利国家在组织化权力结构方面的矛盾,还解析了福利国家在资本利益与国家政策、民主与政治、合法性与效率之间的结构性矛盾。通过对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的分析,奥菲指出凯恩斯主义福利国家是无法逆转的结果,福利国家虽然矛盾重重,但是取消福利国家将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

  [关键词] 奥菲;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

  [中图分类号]B09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4-0053-06

  奥菲对福利国家结构性矛盾的诠释是其福利国家危机理论的核心内容,作为具有鲜明马克思主义倾向的政治社会学家,奥菲的福利国家危机理论将马克思的国家理论、政治经济学同社会学的结构功能主义和系统理论结合在一起,对后期资本主义社会福利国家存在的结构性矛盾进行了分析。

  奥菲认为马克思主义的传统理论往往将矛盾理解为特定生产方式所具有的破坏自身赖以存在前提条件的趋势,这一社会自身再生产的支配性生产方式具有自我矛盾的倾向,日趋自我破坏与自我瘫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正是一个逐渐演化的自我破坏与自我瘫痪的历史过程,它的破坏性或是革命性潜能可以通过资本主义的各种适应性机制至少在短期内可以得到控制与保持。但是,由于适应性措施的能力有限,社会的组织原则迫使根本不可调和要求与意图的个人与群体在系统中不断彼此对立,使得社会系统始终存在着基本矛盾,而这些矛盾最终将导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危机”。可以说,当社会系统用以抑制与调和矛盾的矫正性或适应性机制本身深陷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矛盾时,危机便应运而生了。

  一、资本利益与国家政策的矛盾

  奥菲并不认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之类强调统治阶级与国家机构之间完全是一种工具性关系,认为国家是促进统治阶级利益工具的理论。他认为,虽然在后期资本主义社会中,国家政策最抽象最一般的特征是保证个体经济行动者之间的交换关系,但是在维护资本主义交换关系的基础上,它维护的是所有阶级的普遍利益。资本主义国家可以表述为一套由私有财产、税收限制、积累、民主合法性这四个功能条件所决定的政治权力制度。由于私有财产的准则和税收的限制,资本主义国家中生产资料的具体使用最终是由私人决策决定的,因此在政治上必然受到有组织的物质生产的制约。国家既无权控制物质资源的运行,同时国家权力又依赖于一个它不能组织的积累过程,掌权者亦依赖于此才能行使国家权力,因此,政治权利通过税收体系间接依赖于私人积累的量,掌权者必然致力于促进最有利于私人积累的政治条件,以维持和保证积累过程的健康发展。由此,奥菲揭示了在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议会民主制国家中,政治权力由双重因素所决定:国家的制度形式由民主制和代议制的政府规则所决定,国家权力的内容由积累过程的持续性要求所决定。①在奥菲看来,商品形式是资本主义国家与积累之间的总体平衡点。资本主义国家中,政治结构与经济结构之间以商品形式相关联,它们稳定的基础是商品形式的普遍化即商品化。当资本主义国家中每一价值单位都能以商品形式出现,将其价值作为商品得到成功交换时,国家所需的物质资源就会得到保障,积累过程稳定维持,那么国家也就无需对私人的经济决策进行干预,政治精英们的认同或是合法化问题也就不成其为问题。与此相对应的是,当经济价值单位不再能够通过商品形式运转时,资本主义国家的结构问题就出现了。后期资本主义社会的日常生活中存在着大量劳动力和资本被逐出商品形式的证据,但却并无证据证明它们将会自动重新进入交换关系。资本主义社会的关键问题正是在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动力似乎存在这样一种持续性趋势,它使价值单位的商品形式不断趋于瘫痪。①

   当价值单位不再能够与货币或其他价值进行交换时,它也就不再作为商品的形式存在了。国家政策的目标旨在创造价值的商品形式并使之普遍化为劳动力以及为资本提供最大的交换机会以便使这两个阶级的成员都能够进入生产关系。为了维护资本主义交换关系,自由主义寄希望于市场发挥自我纠正机制,希望被市场逐出商品形式的价值单位能够重新回归市场。“福利国家保护战略”试图给那些不再能够参与市场关系的价值主体以补偿性保护。这种补偿性保护采取的是一种使价值“解商品化”发展的“福利国家”政策,即那些不再能够参与交换关系的劳动力或资本的主人,被允许在一种由国家人为建立起来的条件中生存下来,要么虽然已退出商品形式,但是其经济地位仍得以保障,要么他们的“商品形式”被人为地保护起来而不至于退出。由于他们的收入是从财政资源中获得的,这导致了国家财政开支增加,财政危机加剧,并缩减国家未来财政收益的基础。具体来说,国家政策手段试图通过财政刺激(调节)、公共建设投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新合作主义(彼此迁就)的方式来重组、维持和普及市场交换关系等总体目标。正是这些旨在通过政治、行政手段来稳定商品形式和交换过程并使之普遍化的尝试导致了国家资本主义社会一系列明显的结构性矛盾。而这些结构性矛盾又成为社会冲突与政治斗争的焦点,并存在于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等各个层面。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