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荷尔德林:重建神话世界

[日期:2013-03-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李永平 [字体: ]

荷尔德林:重建神话世界

李永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北京 100732)

  [摘要] 现代性最突出的标志,是人的主体地位的上升,由此而带来了人与自然的分裂。作为诗人,荷尔德林深刻而敏锐地体验到了现代世界的这一分裂的特征。他以诗性的语言,把人与自然的分裂,表达为“诸神的逃逸”。由于人与诸神的疏远,世界变成了一个无神的世界。对于荷尔德林来说,这一切都意味着一种“神话状态”的丧失。荷尔德林坚定地相信,人类曾生活在“神话状态”里。为此,荷尔德林赋予自己的伟大使命就在于,在历史的更高阶段上,重建神话世界,即重建业已失落的“人与诸神的关联”,重新找到希腊人那种与自然和神灵的无拘无束的关系。

  [关键词] 现代性;人与自然的分裂,万物一如;重建神话世界。

  [中图分类号]I207。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3-0074-07

  “现代性”作为一种现代世界观,其最突出的标志,是它对人的主体地位的强调。从笛卡尔开始,近代哲学转向了对作为主体的自我的探讨,笛卡尔以“我思故我在”规定自我的本质,在他那里,“我思”成为上帝及自然世界存在的基础,一切皆可怀疑,唯独那个思维着的“我”不可怀疑,作为一个非肉体的、精神性的“我”,人可以凭借他天性中的“理性之光”①,自由地塑造和主宰自己的命运以及宇宙的命运。因此,黑格尔说,笛卡尔使“哲学一下子转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范畴,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也就是转入了主体性的领域”②。这个“主体性”(Subjektivitt)即意味着独立自主、自我决定、自由、能动性、自我、自我意识或自觉、个人的特殊性、以个人的自由意志和才能为根据等等。③“现代性”从一开始就是受这种主体性哲学支配的,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人对待宇宙、自然以及上帝的观念方式和态度,人不再是像以往那样,在一个更大的秩序关系中来规定自己,而是摆脱了一切束缚,成为一个可以自我决定的主体,他的存在价值、意义和目的都必须在自我中寻找。人的主体地位的上升,同时也就带来了自然地位的下降,自然成为不同于主体的客体,由作为主体的人去认识、利用、统治和征服。现代世界呈现出一种人与自然分裂的特征。

  作为诗人,荷尔德林敏锐地体验到了现代世界的这一分裂特征。在小说《许佩里翁》中,他写道:

  我们与自然分裂了,人们相信曾经为一的东西,现在自相矛盾,主仆双方转换。我们往往如此,仿佛世界是一切而我们为无,可往往也如此,仿佛我们是一切而世界为无。④

  荷尔德林相信,人与自然原本是统一的,彼此和睦相处,人并没有把自然当做统治和征服的对象。但在现代世界,这个原初的统一却消失了,原来顺从于自然的人,现在成了主人,役使自然为人服务,主仆关系发生了根本转换。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一种人与自然的分裂状况?荷尔德林明确地将之归结为人的理性和科学:

  唉!但愿我从来没有走进你们的学校。科学,我追随它走下隧道,带着青春的憨愚,期待着证实我那纯粹的欢乐,而它败坏了我的一切

  我在你们那里变得真正理性起来,学会把我彻底地与我周围相区别,现在孤立于美的世界,被这般抛出自然的花园,我曾在那里生长、盛开,而今枯萎在正午的烈日下。①

自17世纪启蒙以来,现代人最引以为豪的东西,就是理性和科学,对其大加赞叹。培根相信,唯有唤醒人身上的理性之火,才能够让人类驾驭自然。但恰恰是这个理性,在荷尔德林看来,却把人与周围的一切区别开来,人类用理性和科学征服自然的结果,最终是将自己抛出了“自然的花园”。荷尔德林和诺瓦利斯一样,都将理性认识等同于一种分析的、逻辑的认识,它看不到世界是一个整体,是多样性的统一,而是习惯于把事物分解为它的各种要素。因此,荷尔德林把现代看做分析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存在的完整性和统一性不复存在。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