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论“重读胡塞尔”的意义

[日期:2013-03-14] 来源:山东社会科学   作者:李幼蒸 [字体: ]

论“重读胡塞尔”的意义

李幼蒸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文明比较研究中心,北京 100004)

  [摘要] “重读胡塞尔”口号的提出显示了我们的思考前提与当前西方学界的“哲学共识”之间存在着颇多不同之处。对于当代西方现象学和胡塞尔学学术的制度性规范,须保持一定的距离。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理论对峙”,实乃现代哲学和人文理论发展史上“理性方向”和“非理性方向”间“世纪性对峙”之典型。面对根深蒂固的制度化学术格局,唯有中国传统仁学的主体伦理学态度之介入或有可能提供合乎理想的治学方向。

  [关键词] 胡塞尔;海德格尔;现象学;符号学;仁学

  [中图分类号]B516。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145[2013]03-0093-12

  在讨论本文论题前,我拟先对本人治学立场有所解释,以有助于阐明所提“重读胡塞尔”主张的根据和目的。“重读胡塞尔”口号的提出显示了我们的思考前提与当前西方学界的“哲学共识”之间存在着颇多不同之处。符号学的跨学科、跨文化的认识论立场必然导致脱离西方传统主流的学术和思想制度。对于现象学以及对于“胡塞尔学”,我们的态度也是如此,因此对于当代西方现象学和胡塞尔学学术的制度性规范,也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就是:一方面要向西方专家认真学习其“技术性方面”,另一方面则需将胡塞尔学理论知识抽离出西方哲学学术框架而另行考虑其更具理论价值的组合搭配问题。除“跨学科”的认识论理由之外(今日跨学科理论发展事业中在现象学和符号学二领域之间的沟通最为重要),还有一个“跨文化”认识论的理由(其中西方学术传统和中华学术传统的比较研究最为重要)。必须在此指出,今日西方正统现象学界和胡塞尔学界的哲学本位立场,是与此种态度不同的。不过,按照本人的学术立场,不是要因此而比海内外西学界对胡塞尔经典资料的态度减少重视,反而是要比今日西方哲学界对其更为重视。更为重视的意思首先是指对研究的“对象域”给予更“适切”的限定:即一方面既要把胡塞尔思想与前后多阶段现象学运动严格分离,首先就是使其与导致胡塞尔学被长期排挤的德法存在哲学现象学彼此区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使其与作为今日在英美所谓复兴了的科学方向的现象学(如分析哲学中的心的哲学和认知科学中的“新胡塞尔学”)加以区分。不过,最重要的是应该首先把胡塞尔学和海德格尔学加以严格分离,后一主张正是当代相当多西方“胡塞尔学学者”所不愿采纳的或认识不到其必要性的。这就是我在去年出版的《胡塞尔思想概论》译序中提出的“重读胡塞尔”口号的思想背景。在本文中我们甚至于要以一专节篇幅论述胡学与海学的关系问题。这一批评性的“胡学—海学比较研究”,其意义不仅关系到今日对现象学和胡塞尔学的正当理解的问题,而且还特别相关于哲学和人文科学发展中的理性态度和非理性态度的根本对峙问题。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理论对峙”,实乃现代哲学和人文理论发展史上“理性方向”和“非理性方向”间“世纪性对峙”之典型。

  阅读全文 阅读软件下载 杂志阅读说明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海燕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